<progress id="atowg"><code id="atowg"></code></progress>
  1. <ol id="atowg"><blockquote id="atowg"></blockquote></ol>

  2. 
    

    <ol id="atowg"></ol>
    <optgroup id="atowg"></optgroup>
    閃電配送,快人一步,中港物流領路者
    延誤.丟貨.損貨
    100%賠償
    18926168240
    400-999-0702
    承接口罩等防疫物資中港運輸
    急速報關 急速放行 不送檢 保時效

    職者講述網上招聘:應聘高薪物流配送 實為裝卸工

    調查動機

    最近幾天,關于因求職而陷入傳銷組織的報道不時見諸報端。在這些受害者中,有不少人原本希望通過網上發布的招聘信息找份工作,沒成想卻遭遇騙局。除了傳銷,網上招聘的陷阱還有哪些?

    近些年,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網絡招聘平臺也隨之增多,各招聘平臺之間的競爭也日趨激烈。網絡招聘平臺的發展,一方面為求職者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另一方面由于虛假招聘信息增多,也時常導致求職者權益受損。網絡招聘的可信度有多高?《法制日報》記者展開了調查。

    應聘高薪物流配送

    實為裝卸工月薪低

    家住天津市寶坻區大口屯鎮的耿先生向記者講述了他的一段求職經歷。

    今年年初,耿先生在某大型信息交流網站上看到一則招聘信息,招聘單位是天津市曹莊物流中心,招聘崗位是關于物流的。招聘信息顯示:市內物流配送,待遇是3000元至5000元;全國物流配送,待遇是5000元至8000元。招聘地點是在天津曹莊。

    耿先生告訴記者,招聘面試是在曹莊物流園區的一個小房間內進行的。房間內擺著一張辦公桌,桌子上放著兩臺電腦,桌子后邊坐著三個人。

    耿先生回憶,在簡單了解他的情況后,對方說,他們單位收發貨員的待遇很高,包括餐補、電話補貼、獎金,全部算下來1個月能掙七八千元。入職后有1個月的試用期,但是要先去北京參加一個消防方面的培訓。

    耿先生對記者說,他覺得工資待遇都很不錯,當場就簽了合同。不過,在簽合同時,招聘人員不讓他仔細閱讀合同條款,“我要求仔細看下合同,但他們不停地打馬虎眼”。

    帶著疑慮簽完合同后,耿先生問招聘人員:“培訓具體地點在哪兒?”

    對方回答:“暫時不清楚定在哪個地方,我會給你一個電話號碼,你到了北京打這個電話。培訓費用是由公司承擔的,但是如果你培訓的時候跑了,我們培訓的費用就白白損失了,所以需要交600元押金?!?/span>

    猶豫再三,求職心切的耿先生還是交了600元押金。次日,耿先生乘坐城際高鐵前往北京。到北京后,耿先生撥通了招聘人員給的電話,對方稱正在開會,沒有時間過去接站,但給了耿先生一個地址,讓他自己過去。

    到了指定地點,接待耿先生的人收走了他的身份證并索要了100元押金,然后告知耿先生要培訓20天。

    “那我在這里培訓20天,工資怎么開?”耿先生問道。

    “對方告訴我,工資和物流人員的工資是一樣的,但是得去找物流公司開工資,他們那里不會開工資?!惫⑾壬鷮Α斗ㄖ迫請蟆酚浾哒f,“在北京的20天里,我并沒有接受消防培訓,就是讓我在那里當保安。20天后,那人就讓我回原單位?!?/span>

    一回到天津,耿先生就去了曹莊物流中心,結果發現招聘單位已人去樓空。耿先生不死心,又給當時的招聘人員打電話,對方回復稱那個地方不好,辦公地點已經搬到北京了,讓耿先生去北京市大興區工作。到了北京市大興區后,對方告訴耿先生要轉正以后才能退押金,耿先生沒辦法,就答應留下來工作。

    之后,耿先生被安排干一些裝卸類的工作,不僅與物流工作不搭邊,而且工作量非常大,住處也很破。月工資也沒有原來說的七八千元,只有3000元。不僅如此,公司還會以各種名目找耿先生要錢。

    此外,公司還不讓員工隨意離開,有人看管。干了一個多月,耿先生想離開這里,雖然沒有拿到工資,但他實在受不了這樣的工作環境和工作待遇。一天夜里一點多,他起身去外面,工作人員問他干什么去,他說去趟洗手間。當時天很黑,趁著夜色,耿先生一路小跑逃離了這個公司。

    回家后的第二天,耿先生又撥打了招聘方的電話,發現已經打不通了。

    參加培訓交身份證

    不能返回應聘單位

    天津市寶坻區的李先生也有陷入招聘陷阱的經歷。

    今年3月,李先生在某招聘網站上投了幾份簡歷。之后不久,李先生就收到一家酒店的面試通知。

    李先生說:“簽完合同后,招聘人員讓我去一家公司參加培訓,只告訴了公司名稱,并沒有告訴地點。在我一個勁要求下,對方才給了我一個聯系人的電話?!?/span>

    李先生告訴記者,到了參加培訓的公司,他先花錢買了一套工作服,并被要求交身份證和押金。當時,對方說培訓完就會退押金。

    李先生在這家公司培訓20多天后,酒店打電話給他,讓他趕緊回酒店上班。接到酒店的電話后,李先生向這家公司提出回酒店上班,但這家公司不同意。沒過幾天,酒店再次打電話催李先生,并告知了報道截止日期,但是所謂負責培訓的公司還是不放人。

    李先生說:“此時我已經警惕了,但是我的身份證在他們手里,我想拿回我的身份證再走?!笨墒?負責培訓的公司告訴李先生,由于相關手續還有辦完,身份證不能給他。

    李先生告訴記者,他參加培訓20多天,沒發工資,他帶的錢也都花完了,連坐公交車的錢都沒有。

    “參加培訓的公司規定外出要請假,而且還有人24小時盯著,這些就更讓我懷疑了?!崩钕壬f,后來,他向一位一同參加培訓的人借了10元錢,在夜里趁人不備翻墻逃走。

    因為超過了酒店通知的報道日期,李先生最終也沒能到酒店工作。不過,李先生認為,酒店招聘應該是真的,但酒店招聘人員可能與所謂的培訓公司沆瀣一氣,糊弄求職者。

    收取建檔費服裝費

    上班時不見招聘方

    張某是江蘇省蘇州市某大學二年級的在讀學生,這個暑期,她想找份工作賺些零花錢。

    張某告訴記者,由于暑期很短,又想盡快找到兼職,她就在兩家大型中介網站上投了幾十份簡歷,只要招聘的單位對學歷要求不高,工資還算滿意,她就投一份簡歷試試。投遞簡歷不久,張某就收到幾十份面試通知。

    張某告訴記者:“我瀏覽面試通知時發現,有幾份通知面試的地點都是一樣的。地點都是蘇州昆山吉田國際大廈?!?/span>

    在面試通知中,有一家單位自稱是電腦公司,張某對此比較感興趣,就聯系了面試。到吉田國際大廈樓下后,張某撥打了招聘人員的電話,之后不久,有人將其接上樓。

    面試房間里有一個牌子寫著“名企面試中心”,對方稱專門幫電腦公司招人,長期合作,無論長期工還是暑假工都可以。

    與張某同一批來的有十幾個人,他們在面試地點填了一張信息表后,招聘人員就表示面試已經通過了,每人要交300元的費用,并稱300元不是押金,而是建檔費以及服裝費用。

    張某說,當時,她身上只有200元,于是就交了150元。交錢時,她詢問招聘人員是否有收據,招聘人員說不用拿收據,培訓以后就能上班。

    第二天,張某把剩下的150元補上,招聘人員給她做了幾個小時的培訓,主要是講解公司的工作流程以及工作注意事項等。

    “做完培訓,招聘人員讓我第二天上午到面試地點,大家一起乘車到公司上班?!睆埬痴f,“結果,當我們按約定時間到達后,卻發現招聘房間的門關上了,我們左等右等,沒見到任何人?!?/span>



    運單號查詢
    探探上已婚女人好约吗
      <progress id="atowg"><code id="atowg"></code></progress>
    1. <ol id="atowg"><blockquote id="atowg"></blockquote></ol>

    2. 
      

      <ol id="atowg"></ol>
      <optgroup id="atowg"></optgroup>